【大家说】周爱东:陆羽的扬州往事
发布时间:2022-07-16  

  公元764年,唐代宗广德二年,30岁的陆羽来到扬州。此时他的《茶经》已经问世,并在大唐时尚圈内流传,他已经是一个名人,再过几十年他就将被尊为茶圣、茶神、茶仙。这一年,李季卿受朝廷委派,宣慰江南,路过扬州,听闻陆羽在此,于是命人请来相见。这一见,开了中国名士评水的先河。

  据《煎茶水记》记载,李季卿久闻陆羽之名,一见之后相谈甚欢。两人一起来到了扬子驿,吃午饭的时候,李季卿道:“陆先生是天下闻名的茶道行家,这里附近的扬子江南零水水质又是相当好的,难得这么巧遇啊,怎么能错过呢!”于是就派了一个办事很可靠的军士驾船去江心取水,陆羽则把茶器整理好在那儿等着。汲取中泠泉水有相当难度,须在每日子、午两个时辰,将带盖的铜瓶用绳垂下泉中,迅速拉开盖子,才能汲到中泠泉水,所以李季卿才会在吃午饭的时候派军士去取水。一会儿水送来了,陆羽舀了一勺子看了一下,说:“是江水,但不是江心的南零水,好像是岸边的水。”军士说:“我是亲自坐小船到江心去取水的,有好多人看见的,我怎么敢欺骗您呢?”陆羽不说话,将水往盆里倒,倒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下来,又舀了一勺水,说:“从这里开始是南零水了。”军士大惊,连忙跪下来说:“我从南零取水到岸边的时候,船晃得厉害,把水晃出去一半,怕大人责怪,于是取岸边的水装满一坛。您真是神鉴,我不敢再隐瞒了。”李季卿与随从们惊叹不已。李季卿问陆羽道:“像你这样精于鉴水,你所品尝过的水,肯定知道它们的优劣了。”陆羽说:“楚水第一,晋水最下。”然后口述天下适宜烹茶的泉水共二十品,扬州大明寺泉水被评为第十二。而在《煎茶水记》里刘伯刍评说宜茶的七等泉水中,扬州大明寺泉水被列为第五。

  陆羽与李季卿的扬州之会还有另一版本。说李季卿先在临淮县馆会见了茶人常伯熊,这个名字我们今天听着陌生,当时却是与陆羽齐名的。常伯熊煮茶的形象很好,穿着黄衫、戴着乌纱帽,手执茶器,口通茶名,将茶道过程详细地做了一遍,李季卿与随从们都觉得大开眼界。茶煮好了,李季卿喝了两杯。唐代的茶杯也叫茶盏,容量很大,一盏茶约150毫升,看来这个李季卿对常伯熊的茶道是非常欣赏的。等到了江外,听说陆羽正在这里,李季卿又让人去请来。这陆鸿渐穿了一身农夫的衣服,带着茶具就进来了。坐下来以后,一切程序与常伯熊的一样。李季卿在心里就看不起他,等他煮完了茶,李季卿让下人“拿三十文钱给那个煎茶博士。”陆羽是个交游广阔的名士,受此羞辱,一气之下写了一篇《毁茶论》。这个故事见于封演的《封氏闻见记》。

  情节不同,但人物、地点、时间与事情是大致相同的。看来陆羽确实是在扬州见过李季卿的,但具体见面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却说不清。

  欧阳修对陆羽评水的事情表示不相信,他在扬州时写了一篇《大明寺泉水记》,在文章中首先介绍了陆羽在《茶经》一书中的论水观点,然后联系《煎茶水记》中陆羽对宜茶水品的排列次序,指出其中矛盾的地方。在《茶经》中陆羽提出“山水上,江水次之,井水最下”而《煎茶水记》中刘伯刍把扬子江南零水评为第一,惠山石泉评为第二,与陆羽所说的正相反;陆羽为李季卿所评的二十水也与陆羽的观点不符,排第一的庐山康王谷水帘水,还有蛤蟆口水、西山瀑布、天台千丈瀑布等,都是陆羽在《茶经》里告诫人们不要食用的水,说这样的水食用了会让人脖子上长瘤的;其他还有江水居于山水之上,井水居于江水之上,都与《茶经》的观点相矛盾。欧阳修认为陆羽不会有这样不能自圆其说的做法的,他还提出,水虽然味有美恶,但要把天下水从高到低排个座次,那是很荒唐的。

  但更多人选择了相信,澳门王中王开奖直播现场!相信陆羽的荣光,传承茶圣雅事。郑板桥对联:“从来名士能评水,自古高僧爱斗茶。”名士评水,蔚然成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