夯实技术底座 从零售向对公延伸
发布时间:2022-05-20  

  “数字化转型是商业银行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全行上下几乎‘言必称科技’,遇到问题都会思考通过数字化来解决”、“以数字化转型驱动生产经营方式变革,打造创新发展的新高地。”在日前举行的多场上市银行业绩发布会上,“数字化转型”成为诸多银行高管口中的一个高频词。

  银行数字化转型怎么“转”?将数字化融入全行战略、加大信息科技投入、提升科技人员占比、夯实数字化技术底座、从零售向对公领域不断延伸转型……以上这些成为不少银行共同的选择。日前,中国人民银行印发《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22-2025年)》,银保监会也出台了《关于银行业保险业数字化转型的指导意见》,伴随着这些指引性文件的出炉,银行数字化转型有望再上一个新台阶。

  “商业银行所处的金融业,历来是各行业中信息化建设起步较早、成熟度较高的代表性行业之一,加之近年来受到互联网、金融科技等后来者的颠覆性冲击,在自身数字化转型上面临危机。从‘十三五’中期至今,不论规模还是业务侧重,国内的商业银行普遍将数字化转型作为全行战略布局的重中之重。”毕马威中国金融业科技咨询服务合伙人柳晓光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多家银行数字化转型加速推进,这从各行持续增加的科技投入和科技人员数量可见一斑。

  科技投入方面,年报数据显示,中国银行2021年全年科技投入186.18亿元,同比增长11.44%。邮储银行2021年信息科技投入100.30亿元,同比增长11.11%,近三年来科技投入累计超过27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3%以上。“我们将继续保持每年不低于营业收入3%的金融科技投入。”邮储银行行长刘建军表示。兴业银行全年科技投入同比增长30.89%,占营收比重上升到2.88%。招行首席信息官江朝阳表示,2021年招行信息科技投入占营业净收入的比例是4.37%,未来也会继续保持金融科技的投入强度。

  科技人员方面,2021年中行科技条线%。邮储银行IT人员连续两年实现翻番。据兴业银行行长陶以平介绍,去年兴业银行实施了科技人才万人计划,引进科技人员超过2000名。去年年末科技人员占比提升到6.45%。兴业银行计划用3年时间将该比例提高到7%,用5年时间提高到10%。

  与核心数据增长同步的是,数字化正在融入商业银行全行的战略,从全行利益视角统筹推进,而非“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中国银行行长刘金日前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中国银行正在推进科技管理体制改革的方案。总行成立了金融数字化转型领导小组,强化对数字化转型的统筹领导。在具体工作落实方面,中行正筹建一个专门部门——场景生态与创新部,统筹管理集团的产品创新和生态建设。

  中信银行专门成立了数字化转型办公室,强化数字化转型的支柱作用,加快建设“一流的科技型股份制银行”。

  “把数字化转型作为引领改革创新的‘总抓手’。2月,我们发布了集团数字化品牌‘数字工行(D-ICBC)’,重点从‘数字生态、数字资产、数字技术、数字基建、数字基因’五个维度布局。”工商银行副行长张文武表示。

  毕马威中国金融科技主管合伙人黄艾舟表示,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应是企业“一把手工程”,高管层须将数字化发展理念融入企业战略主线,持续提升中高层管理者的数字化领导力和决策力,并联合内外部专家团队制定转型的整体蓝图规划,从全企业利益视角统筹推进,明确转型目标、转型策略、转型手段等,为数字化能力的建设和应用指明方向和路径。

  “面对数字化时代所需要的高效响应、灵活调整、组合式创新等新的业务要求,金融机构不得不打破传统的系统架构和技术体系,构建共享、复用、敏捷的新一代数字化技术底座。”由毕马威和腾讯金融研究院、腾讯云联合发布的《2022金融科技十大趋势展望》指出。

  “企业级应用架构”、“云计算”、“分布式”、“数据中台”……这些名词多次出现在多家银行2021年业绩报告中,印证了银行在夯实数字技术基础设施方面可谓不遗余力。

  刘金介绍,“绿洲工程”,即企业级架构建设实际上是中国银行数字化转型的一个重要基础保障。年报显示,中行企业级架构建设加快实施。完成战略能力地图、业务架构和IT架构规划的初步设计,完成项目首批能力解决方案、业务建模及开发测试。成功投产企业级大型分布式技术平台,进一步夯实承接新业务架构的核心技术底座。

  张文武表示,2021年,工行建成了全球领先的“云计算+分布式”技术架构底座,构建了全球银行业规模最大、技术能力最强、业务场景全覆盖的金融云平台,搭建了同业体系最全、应用最广的分布式技术体系,引领行业从传统集中式向全分布式转型突破。

  招行年报显示,其持续打造一朵“招行云”和两个中台,即数据中台及技术中台的开放基础架构,打破系统竖井与数据孤岛,持续沉淀企业级能力,最大化释放数据价值。据江朝阳介绍,截至2021年末,招行主机上云和应用上云进度完成超过75%,估计今年基本上可完成所有应用上云的工作。“中台可以更好地支持应用的快速创新。我们累计发布的共享组件数为2811个,现在有2.2万个内部应用调用这些组件,每天的调用次数为16亿次。”他坦言,好的基础设施才能支持更高效率的改善。

  商业银行业务的“线上化”成为其数字化转型的一个缩影,整合、迭代更新手机APP以及加速线上化运营成为多家银行共同的选择。

  以招商银行为例,2021年末,招商银行APP和掌上生活APP的月活跃用户(MAU)达1.11亿户,28个场景的MAU超过千万。招行家族信托线%。

  陶以平介绍,顺应财富线上化、平台化的趋势,兴业银行正着手升级“钱大掌柜”APP,准备将其打造成具有兴业特色的全集团财富销售开放平台。他还表示,兴业银行在零售、企金、同业等方面有很多APP,计划将围绕这几个方面对现有的APP进行整合升级,提供银银平台、兴业官家、兴业普惠、兴业生活、高手猛科免资料大全六叔高手1370!钱大掌柜五大自建APP,并于近期将向社会发布。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银行零售业务数字化转型的逐步成功,商业银行数字化转型进入下半场,转型领域也从零售延伸至对公业务。

  柳晓光表示,零售、普惠和小微业务是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的主战场,但对公业务对大多数银行而言是整体业务的压舱石,其数字化、智能化步伐自然不能滞后。

  对公业务方面,中国银行围绕产业数字化的需求,加快对公业务线上化进程,重点建设交易银行平台,运用数字化的手段实现了普惠贷款、跨境汇款、供应链融资一些复杂对公业务的全流程线上化,促进了产品销售的增长。数据显示,中行企业网银、企业手机银行交易客户分别增长24%和114%。邮储银行年报也称,“以数字化经营方式开启公司金融增长新曲线”。

  柳晓光说,近年来,国内商业银行的对公业务板块从传统的银企直连、现金管理,向供应链金融、交易银行等新的战略方向转型,而产业互联网平台的建设与运营、围绕核心企业客户的数据分析与洞察等数字化能力是这些对公业务转型方向的重要数字化支撑。此外,数字化赋能在提升业务的产业专注度、对核心行业的专业性以及进一步释放对公客户经理团队的展业效能等方面也大有可为。